美女赢家_第一六零八章 真丢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六零八章 真丢人 (第1/3页)

  讽刺打击了鲁林请吃宵夜的热情,杨景行借口赶快回家跟朋友分道扬镳,其实是给女朋友去电话。

  三零六那边的声音比何沛媛的短信描述热闹得多,说是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有这么多人,主办方来了二三十个,半数是学生,所以认识好了一会才刚坐下还没吃上。

  杨景行担心:“他们出动多少帅哥?你们就这点定力?”

  “好多全都是看过不来了……”何沛媛喜滋滋偷摸摸地描摹多么玉树临风赛潘安器宇轩昂胜宋玉,不过也没藏住,惹得邵芳洁和郭菱都在旁边添油加醋,好像都开心激动上了。所以时间宝贵呀,稍微刺激一下后何沛媛就说明演出前是推辞成功了,可演完后这边早前就认识齐团长的教授接手当了组织号召者并且搬出了她的好朋友龚教授,一个电话过去,在沈阳出差的龚晓玲给了三零六“多多请教”的建议。

  杨景行已经听到了那些激烈的艺术探讨和吹捧,他今天也同意姑娘用庸脂俗粉过一回眼瘾完了再汇报,自己先接一下家里的电话。

  萧舒夏并不是催儿子回家,说话还比何沛媛更秘密:“先别回来,罗划船来了。”

  杨景行就不看出租了,散步回家,看看规划夜市,瞧瞧拆建广场。这一路差不多两公里,倒是有被观察过几眼,但没人认识四零二,甚至没有四零二的歌。距家不远的时候,父亲来电话通知可以回了。

  好歹是个县领导,以前到家吃饭喝酒还是罗叔叔,可今天父母都不让孩子见面,主要是因为罗副县长这些天对这事过于热心,有一些话语和意图表现有失以前虽然粗浅但还算淡泊的水准。再跟杨景行算一下时间,杨程义就更确定自己的判断,副县长是掩人耳目地到杨家,有什么不光彩吗?

  对副县长在家坐了足足半小时所说的那些杨景行今天如何如何的酒话,父母就更怀疑得核对。杨工头和肖会计虽然不懂音乐,但对九纯这点人和事简直精通,今天终于能好好掰扯一下。

  说起晚上那几桌人,杨程义当然比老婆熟悉得多,但他工作做得没老婆到位,发改局副局长的老婆按理还要叫杨景行的外婆一声姨,事前得到过萧舒夏的招呼,还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关阿姨的亲姐姐可是他亲舅妈。

  杨景行不敢不给母亲面子,反馈这些人都给了面子。

  面子不一定是好东西,杨程义有些顾虑听说叶氏丰也很配合,副县长的原话甚至扯到“巴结”,还据理力争他跟叶氏丰差不多年纪且是走仕途的,但如果遇到明知前途不可限量的年轻人比如什么人的儿子即便对方才是个科员,也必定尽可能去结交毕竟现实社会……

  杨程义知道说著名主持人讨好奉承当然是无稽之谈,但另一方面罗副县长又猜想杨景行跟叶氏丰是不是有礼尚往来,强调对家乡的贡献付出应该让皮书记知道,甚至市委张书记对几个落地区县的发展也非常重视而且很器重皮书记。萧舒夏为老公作证,今天晚上口口声声皮书记不知道几十次,张书记也常挂嘴边,比他划船动作频率还高。

  杨景行觉得是因为自己和叶氏丰的工作性质差不多,都是更需要观众认同注重团队合作讲究互相成就的所以懂得彼此捧场,这点跟罗副县长的职业认知并不一样,而且这次是运气好遇到了热心热情的叶氏丰,也常有不搭理自己甚至不放在眼里的。

  这么一说父母就宽心不少,是谁不把你放在眼里?还得感谢,帮你警醒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千万不能沉迷在吃吃喝喝吹吹捧捧的虚假人际关系中。

  一方面怕孩子迷失,一方面父母又对各种细节充满求知欲以便心里有数,等萧舒夏想起何沛媛的时候已经近十二点半,懊恼今天说不上话了,一听姑娘应该还没到家就又质疑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晚呢?演出也不该呀,先前跟自己可是说九点就结束十一点能到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